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江文湛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风神潇洒 写心灵——江文湛大写意花鸟画的独特性

2018-03-13 09:06:3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马鸿增
A-A+

  纵观当代中国大写意花鸟画,江文湛无疑是一位名列前茅的代表人物。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他就崭露头角。近十多年在终南山建“红草园”,终日与大自然为友,种花养鸟,潜心治学,画艺更是精进,个性愈发鲜明。他从自己的人生感悟和性情心境出发,在传统与现代之间,中国画和西画之间,寻找到适合表达个性生命的艺术语言架构,从而为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的发展,充实了一份新鲜血液。

  大写意花鸟本质上属于文人画语系,从青藤、八大到齐白石、潘天寿,沿中有革,基本在中国传统文化范围内进行。江文湛作为一位现代文人,在市场经济社会中仍能保持平和沉静的心态,颇为难得。身处世界文化大交流的环境,他在坚守中国传统儒道哲理、诗文书画的根基的同时,也不拒绝吸纳现代审美观念。于是,在“外造师化,中得心源”的原则下,他将文人画所强调的写意性、倾泻性、抒情性,与现代艺术所强调的弘扬个性、主体意识,进行了微妙的契合。这种“文心”,促使他更加自觉地追求艺术个性的最大发挥。

  进入创作成熟期的江文湛,更为重视艺术的直觉智慧,也就是郑板桥所说的“趣在法外,化机也”。“化机”不是一种很理性的绘画状态,对于大写意尤其重要。他将全部的激情,投入于直觉在大自然所搜捕到的意外发现之中,投入于驾驭笔墨的优美线条和生动墨韵之中,投入于创作“似与不似之间”艺术意象的愉悦和乐趣之中。“化机”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机缘,江文湛有一方常用印“半醒书屋”,我想大概就是提醒自己不要老是“意在笔先”,不要脱离“趣在法外”的“化机”状态。在他笔下,无论海棠白鸽、荷塘翠鸟、秋蓬群蜂、石榴山鸡、春水戏鹅,都散发着生命活力。花情、鸟趣,水情、石趣,笔情、墨趣,都成为他个体生命状态的生动展示。

  正由于“文心”、“化机”两大要素俱备,江文湛大写意花鸟画的个性化形态水到渠成。其语言形态既具传统意蕴,又有现代气息。具体说来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其一,在以线条为主的笔墨结构中,强化了线条的灵动性、随机性,减弱了金石味。多半是柔韧的细线,但也不乏刚猛粗线,这是根据不同画面的意境来抉择的。画面线条组合变化多端,大体可分为疏、密二体,各有特色。《少年美艳老来富》为密体代表,《种瓜得瓜》为疏体代表。

  其二,墨彩并重,用色尤见特色。敢于用亮色,艳色,有民间艺术影响,也有西画影响。在彩色与墨色的交响中,取得和谐。强化了画面的装饰性、透明感。《碧玉盘中弄水晶》、《笑口常开》为代表。

  其三,气构方式多变,融入构成因素。在讲究枝干穿插的传统基础上,强化了切割意识,空白大小的摆布,增加了画面的节奏感和视觉冲击力。《花溪赋》中红海棠、白山鸡、墨石块的组合就是一个范例。虚实处理有时与古代相反,画水,古人多为留空白,他却画实。或用点垛,或以波线,或取光影。有水能增画面灵动之气,且多墨韵之美。

  其四,诗书画印交融互补,共构风神潇洒的艺术品格。这一特长当代已不多见。画面配上他以不事雕琢的书法来题写自撰的诗文,读之益增情趣。四者的构成方式也不拘一格,常见出奇制胜之处。

  江文湛已然树立起风神潇洒、灵动奇崛的艺术风格,堪称当代大写意花鸟画大家。他仍在追求更高的艺术境界。终南山曾孕育了北宋山水画大师范宽;而今,花鸟画家江文湛也择居于此,我相信这不是巧合,也许是冥冥中的一种暗示。我期待更大的惊喜。

2007年10月12日于金陵

(本文作者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江苏省美协理论委员会主任,江苏省美术馆研究员)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江文湛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